华为跑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3 16:57

华为跑了?

2018-07-03 14:30来源:政商参阅华为/工业

原标题:华为跑了?

近年来,关于“华为逃离深圳”的消息,时不时就会在媒体圈传出。7月1日,“华为跑了”的消息再次传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张来自华为内部微信群的截图透露了搬迁事宜的细节:

“今日(7月1日),华为公司正式搬迁,40辆8吨货车,共60车次,搬迁车辆将往返深圳和东莞松山湖,搬家货车会有一个华为标识,“华为搬迁专用车辆”。

而7月2日,将有2700人从深圳到东莞松山湖溪流坡村上班,估计车辆约1500辆(其中大巴70辆)。”

华为官方论坛“心声社区”也发布了关于搬迁的帖子。根据晒出的一个标题为《关于6月30日、7月1日在溪流背坡村F区实施园区封闭管理的通知》文件显示,因搬迁需要,溪流背坡村F区自6月30日(星期六)8:00起至 7月1日(星期日)24:00期间将实施园区封闭管理,以确保搬迁工作安全、有序的进行。 自7月2日起,溪流背坡村F区将依据公司现行园区安全管理规定,恢复正式运营管理。

7月2日,据华为相关员工在华为心声社区发出的有关于溪流背坡村巴黎区食堂的第一天的帖子,“哪里都是人,到处都在排队,排了半小时。”

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东莞松山湖距离深圳坂田很近,开车时间仅为1小时左右。华为溪流背坡村的班车也已经上线:

研发等部门从深圳搬至东莞

据了解,此次主要搬迁的研发部门是华为最重要的部门之一。

华为成立于1987年,据华为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华为有约18万员工,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联合创新中心36家,研究院/所/室14家。在这18万名员工中,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8万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5%,人多到坂田(华为在深圳的总部)的地方不够用。

此外,今年年初还网传华为在东莞提供3万套员工住房,包括:

1.松山湖2000亩项目,预计2万套;

2.松山湖安居房项目443亩,预计5500套;

3.湖畔花园175项目,预计3000套;

4.华为松山湖南区公寓115亩,预计2500套公寓。

按照网传分配方案,不区分楼栋、楼层、户型,单价全部统一为8500元/平米,以两房居多,各个部门分配的房型比例也一致,一房占12%,二房占比76%,三房占比12%。

对于“分房”一事,华为官方并未回应。不过,一位华为员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网传内容)基本是对的。但是能买房的员工要常驻松山湖,而且这类房子在5年后也不能像普通商品房那样随便卖,如果在华为工作不到5年,离职时需要将房子退回华为。”

华为“跑了”?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华为内部人士表示,这次搬迁,除了研发团队外,还包括一些其他部门人员。而研发部门,是华为最重视的部门之一。

据一位华为人透露,此次搬迁或许也是华为扩大发展规模的一部分,“华为将不能带来营收的研发团队搬迁,将来赚钱的终端部门会搬进总部。目前坂田的地方不够用,终端只能在深圳天安云谷租办公楼办公。”

华为员工拍摄的溪流村景色:

(图片来源:华为员工)

华为最新回应

据南方+报道,相关人士表示,今年4月4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扎根深圳,展望未来”合作协议便已表明华为会留在深圳,不会搬迁。

上述华为人士表示,华为松山湖基地建设已有一段时间,早已在深莞两地安排正常通勤用车,华为松山湖南方工厂早已在正常运转之中,均为正常业务布局。

为公司曾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称,华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任正非:华为总部永远不会离开深圳

事实上,今年4月,任正非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外界传言的华为“外迁”,他直言这是不存在的事情,“深圳的营商环境总体已经很好了“,“我们从未想过要外迁,我们总部基地永远在深圳”。 任正非说,深圳总部是华为全球的领导核心。

他还表示,深圳是在往前走,而且在经济低潮期,更要坚定信心地往前走。世界在动荡之中,中国还有这么稳定的发展环境,这是很难得的。这个发展过程中,深圳又显得更活跃一点。“我觉得这都是好的基础。我们的总部永远都不会离开这个环境,这个地方,不会有变化。”

华为员工房,8500元/平米

华为搬迁的背后,折射出企业壮大后,对研发成本、城市房地产成本和人员成本高企,而导致各类成本增加的多种考量。

今年年初,有消息称华为在东莞会提供3万套员工住房,包括:

1、松山湖2000亩项目,预计2万套;

2、松山湖安居房项目443亩,预计5500套;

3、湖畔花园175项目,预计3000套;

4、华为松山湖南区公寓115亩,预计2500套公寓。

按照上述所称分配方案,不区分楼栋、楼层、户型,单价全部统一为8500元/平米,以两房居多。

分配方案采取的是积分排序形式,入职年限、东莞常驻年限、年度绩效、公司荣誉称号等都能加分,而分房对象也设置了一定门槛,需要华为15-19级(包含操作),且入职满3年以上正式员工,还要是在东莞常驻或2018年在东莞常驻。

据每日经济新闻,对于“分房”一事,华为官方并未回应。不过,一位华为员工表示,“(网传内容)基本是对的。但是能买房的员工要常驻松山湖,而且这类房子在5年后也不能像普通商品房那样随便卖,如果在华为工作不到5年,离职时需要将房子退回华为。”

任正非: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

在外界看来,华为近年来屡屡传出搬迁消息,或许和成本有关。作为中国一线城市,深圳的房价、人力成本等确实一直居高不下。

根据CRIC提供的数据表显示,深圳商品房(含一手住宅、公寓以及商办)均价从2007年的14306元/平方米上涨至目前的57013元/平方米,涨幅为299%。而华为总部所在的深圳龙岗区房价也“水涨船高”。据CRIC统计,2017 年,龙岗商品房均价为41495元/平,相较于2007年的成交均价为10764元/平,这十年的上涨幅度已经达到285%。

记者注意到,此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深圳:

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

任正非还说道,

四个现代化,最重要的是工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既然要发展大工业、引导大工业,就要算一算大工业需要的要素是什么,这个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此前,央视《经济之声》栏目评论员曾撰文谈到房价对于制造业的影响:

“这是经济规律,制造业企业会往成本低和公共服务好的地方跑,拦都拦不住。任正非的表述再明确不过,‘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说了半天跑与不跑,其实,华为或者富士康不跑怎样,跑了又如何?实体经济的困境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这边,曾经为深圳带来无限价值的制造业大军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制造业萎缩;那边,深圳的楼市火爆,依然狂飙猛进。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越来越小。”

拓展阅读:

没炒股、没做房地产,这是华为中国第一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新华社记者走进位于深圳龙岗坂田的华为总部,与任正非面对面,进行了3个多小时的访谈。

在访谈中,任正非就谈到了“逃离深圳”的问题,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记者 | 赵东辉、李斌、刘诗平、蔡国兆、彭勇、何雨欣

本文摘编自新华社客户端。

一、管住“两条堤坝”:“政府最主要还是建立规则”

记者:在深圳,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怎样?您对政府有什么建议?

任正非:深圳市政府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政府基本不干预企业的具体运作。法治化、市场化,其实政府只要管住这两条堤坝,企业在堤坝内有序运营,就不要管。政府最主要还是建立规则,在法治化和市场化方面给企业提供最有力的保障。

记者:深圳创新型经济如何走在全国前列?

任正非:深圳就是要率先实现法治化、市场化,这方面要走在全国前面。打知识产权官司,法庭要公正判决。

记者:过去有一个阶段,珠三角地区被称为“世界工厂”。您怎么看这些年珠三角走的世界工厂之路?这条路对创新发展、创新驱动有怎样的价值?

任正非:20多年前你来华为看,会觉得华为是家快关闭的工厂。我们是利用两台万用表加一台示波器在一个烂棚棚里面起家的。我们曾经也是落后工厂,落后到比珠三角的加工厂还可怜。

演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现在珠三角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到东南亚去了。你不能只看珠三角有少数高科技公司成功了。高科技公司也是在“低科技”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你只要给他条件,他就会改进自己、赶超自己,慢慢就会发展。高科技公司也需要“低科技”的零部件。

记者: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些基础制造业的支撑,所谓高科技也是没有基础的?

任正非:是的。我们的高科技是由多少“低科技”组成的?每个零件都是高科技吗?不可能。我们的产品是由多少零件组成的?以前买这些零件,我们都是付人民币,到东莞提货,现在是付美金,到东南亚提货了。

二、走向繁荣:“锄头一定要种出玉米,玉米就是实体企业”

记者:您觉得现在抓住国际机遇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重点应该是在哪些方面?

任正非:第一,减税,先把税减下来。减税可以带来企业持续减负,从而增加更多投资和创新,企业有钱搞研发,这样就可能得到休养生息和喘息的空间,产业就能做大,税基也大了。

第二,改变劳动和资本的分配机制。华为这些年劳动与资本的分配比例是3:1,每年经营增值部分,按资本与劳动的贡献设定一个分配比例,劳动者的积极性就起来了。

记者:创新跟改革开放是什么关系?

任正非:创新就是释放生产力,创造具体的财富,从而使中国走向繁荣。虚拟经济是工具,工具是锄头,不能说我用了五六十把锄头就怎么样了,锄头一定要种出玉米,玉米就是实体企业。我们还是得发展实体企业,以解决人们真正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为中心,才能使社会稳定下来。

记者:有人说这些年改革的动力有弱化的现象,您怎么评价?

任正非:我认为如果每个人都抱着一夜暴富的想法,实现不了,它的动力就弱化了。但真真实实的是,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辘轳篱笆狗都没有变,你怎么能变成“富二代”呢?如果我们抱着一种努力创造、缓慢健康成长的心态,每个人的满意度就提升了。

三、未来三十年:“一定会崛起非常多的大产业”

记者:有人说深圳走上了创新驱动发展的道路,其中的一个动力源就是华为?

任正非:未来信息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不可想象,未来二三十年将是人类社会发生最大变化的时代。伴随生物技术的突破、人工智能的实现等等,未来人类社会一定会崛起非常多的大产业。

我们面对着极大的知识产权威胁。过去二三十年,是从落后通信走向宽带通信的二三十年,全世界出现多少大公司,美国思科、谷歌、Facebook、苹果,中国没有出多少,就是因为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够。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大产业,比如VR虚拟现实,中国在这些产业是有优势的,但是要发展得更好,必须有十分苛刻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

记者:您觉得中国应该建设和发展怎样的一种商业环境?

任正非:我认为中央提出新常态是非常正确的。我们不再追求高速度了,适当发展慢一点,有发展质量才是最根本的。

有个专家说,投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外延方式,比如建一个钢铁厂,再建一个钢铁厂,又再建一个钢铁厂,规模就做大了;第二种叫普罗米修斯投资,普罗米修斯把火偷来了,有了火才有人类文明,这就是创新突破。我们国家提出要沿着创新之路增长经济,是正确的。外延式增长,投资越大产品越过剩,价格越来越低,投资效果越差。

记者:在您看来,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机遇,同时面临的大风险是什么?

任正非:我觉得,中国经济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问题。主要是不要把自己泡沫化了。中国的情况还是比别人好的,只要不让假货横行,就出不了大的问题。

四、防范危机:“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

记者:您觉得深圳未来的危机在哪里?

任正非:很简单,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记者:华为是深圳本土成长的企业,您对深圳的城市发展比如国际化、改革开放等有怎样的期望?

任正非: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

我们国家最终要走向工业现代化。四个现代化,最重要的是工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既然要发展大工业、引导大工业,就要算一算大工业需要的要素是什么,这个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五、中国企业走出去:“要搞清楚法律,不是有钱就能投资的”

记者:对一些希望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有没有一些建议?

任正非:首先中国要建成法治国家,企业在国内就要遵纪守法。你在国内都不守法,出去一定是碰得头破血流。所以我不支持中国企业盲目走出去。制度对社会的影响不会立竿见影,会几十年一百年慢慢释放影响。第二,要学会在中国管理市场经济,在中国你死我活地对打,还活下来了的话,就能身强力壮地出去跟别人打。中国要加强法律、会计等各种制度的建设,使自己强盛了走出国门。不然企业走出去会遇到非常多的风险,最后可能血本无归。所以我认为,中国企业要走出去,首先要法治化,要搞清楚法律,不是有钱就能投资的。

来源:21早新闻、中国基金报(chinafundnews)、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nbdnews;记者:王晶)、南方+(记者: 苏梓威)、新华社、瞭望智库(zhczyj)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